当前位置:河南珀光商贸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与林黛玉两人之间的文化底蕴有何区别?
红楼梦中薛宝钗与林黛玉两人之间的文化底蕴有何区别?
2022-11-20

宝钗和黛玉是《红楼梦》中并列的双女主,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文章,欢迎阅读哦~

贾母要画《大观园行乐图》难住了惜春。惜春固然善画,却钟于写意,并不擅长工笔。她提出要请假一年,众人都认为时间太久,不过是刘姥姥的一幅画,没必要那么费劲。

由此,众人齐聚稻香村开会决议,却成了林黛玉的主场。一番妙语连珠的对话,将气氛炒得火热。就算王熙凤控场也不过如此。

林黛玉因为与薛宝钗冰释前嫌而开心,放下心理包袱尽显轻松。当时的状态才应该是她的真实,只可惜昙花一现终究不长久。

这边薛宝钗陪着众人闹一会儿终于说到正题,替贾惜春谋划起来。这是宝钗的性格,面面俱到全无遗落。而她一出手就显露出博学之名不虚。

(第四十二回)宝钗道:“我有一句公道话,你们听听。藕丫头虽会画,不过是几笔写意。如今画这园子,非离了肚子里头有几幅丘壑的才能成画。这园子却是象画儿一般,山石树木,楼阁房屋,远近疏密,也不多,也不少,恰恰的是这样。你就照样儿往纸上一画,是必不能讨好的。”

薛宝钗认为贾惜春善于写意,不善于工笔。想要将大观园画好有难度。如果只是照猫画虎,不免不伦不类,不如不画。

不过绘画大观园可以当做一次学习机会,让惜春借此提升。薛宝钗的性格从来都是孜孜以求,诲人不倦。为此她替惜春做了详细谋划。

一,工笔如何画。

宝钗认为《大观园行乐图》要根据纸张的大小,布局景色的错落。尺寸、远近、详略、藏露得当才可以,不能照本宣科。

宝钗一开口就知她善画,却从没见她显露。也叹服十七八岁的女儿之渊博?

薛宝钗虽然出身商贾,却从没放弃学习,琴棋书画都下过功夫。难得不炫耀,甚至不以此为重。别人一门专精也难,她却门门精通,堪称奇才。

二,工笔怎么画。

宝钗说:“这些楼台房舍,是必要用界划的。一点不留神,栏杆也歪了,柱子也塌了,门窗也倒竖过来,阶矶也离了缝,甚至于桌子挤到墙里去,花盆放在帘子上来,岂不倒成了一张笑‘话’儿了。”

“笑话儿”说画何其有意思,做事有始有终才不能成笑话,是宝钗的思想。而她的口齿也是来的。这句俏皮话对应后文鸳鸯说“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话(画)儿”就特别有意思。

三,人物怎么画。

工笔要用界划的方式,讲求布局工整,还算好作。但添加人物在其中就很难。不但人物比例,高矮肥瘦,包括神态、服饰、行为举止都要与景色相得益彰。真是非心中有大丘壑不可得。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欣赏本文“配图”,来自清代画家孙温的《绘全本红楼梦》,全幅工笔精妙绝伦。可笑曾有人在文后评价插图“人物呆板,画工拙劣”,倒引得我一笑,大有李清照“无病呻吟”之意。不提。

四,惜春怎么画。

宝钗认为惜春一人单独完成很费劲,不如让贾宝玉从旁协助。不需要他帮忙画,而是遇到一些问题,可以去外面书房寻找清客们讨教,学习。

(第四十二回)宝玉听了,先喜地说:“这话极是。詹子亮的工细楼台就极好,程日兴的美人是绝技,如今就问他们去。”

诶,看懂薛宝钗的意思了么?惜春绘画本是一件小事。但经过她这么一谋划,变成了可以让惜春学习的机会。不画就罢了,有机会画好就干脆好好画。将工笔学会吃透何尝不是学习的态度。

而且,贾宝玉整天和姐妹们混在一起不学习,不如借这次作画让他一起学一学。他时常拿着画去外头找人讨教,不但学习了画艺,还能常与门客们交流,增进仕途经济学问,受到众门客影响,多走正途。还能在贾政面前有表现,可谓一举数得。

你说薛宝钗是不是“七窍玲珑心”?都说黛玉很聪明,却不屑于如此规划。薛宝钗如此面面俱到,实在善莫大焉。要不说“妻贤夫祸少”,对应薛宝钗之“贤”实至名归。

贾宝玉日后得贤妻如此是幸运。奈何世事无常终难定。薛宝钗能够感动林黛玉,却感动不了自己的母亲和哥嫂,最终贾宝玉一去不归,让她遗恨终生。

这里贾宝玉被说得高兴,马上“没事忙”起来。薛宝钗借机“教育”他用什么纸画。宝玉脱口而出“雪浪纸”就好。宝钗反驳“雪浪纸”写字画写意固然好,画工笔“又不托色,又难滃,画也不好,纸也可惜”。

不得不佩服薛宝钗的博闻强记,她什么都懂,还总会给出解决的办法。

宝钗道:“……我教你一个法子。原先盖这园子,就有一张细致图样,虽是匠人描的,那地步方向是不错的。你和太太要了出来,也比着那纸大小,和凤丫头要一块重绢,叫相公矾了,叫他照着这图样删补着立了稿子,添了人物就是了。就是配这些青绿颜色并泥金泥银,也得他们配去。你们也得另爖上风炉子,预备化胶、出胶、洗笔。还得一张粉油大案,铺上毡子。你们那些碟子也不全,笔也不全,都得重新再置一分儿才好。”

薛宝钗的办法非常简单,用曾经大观园的底稿就好。将景色方位删减得当,汇出底稿,随后再仔细描画出细节,添加人物就很好。

由此惜春心中当有底稿。其实薛宝钗长篇大论,并不是教授惜春如何绘画,而是端正态度去做一件事,并从中得益。读书人至此也是幡然醒悟,直呼痛快。

一幅画不值什么,工作、学习方法、积极性才重要。惜春欠缺积极性,贾宝玉又“没事忙”。两人两个极端,正需要互相牵扯,互相砥砺。

贾惜春独自一人在荣国府,贾母虽看她如同亲孙女,到底不是。她小小年纪,父亲、兄嫂全不理她,也需要贾宝玉多关怀。

可惜,薛宝钗筹谋太晚,惜春性格已经养成。若是她早有宝钗关爱她,也不至于日后斩断三千烦恼丝出家为尼。

(第四十二回)宝玉早已预备下笔砚了,原怕记不清白,要写了记着,听宝钗如此说,喜的提起笔来静听。宝钗说道:“头号排笔四支,二号排笔四支,三号排笔四支,大染四支,中染四支,小染四支,大南蟹爪十支,小蟹爪十支,须眉十支,大著色二十支,小著色二十支,开面十支,柳条二十支,箭头朱四两,南赭四两,石黄四两,石青四两,石绿四两,管黄四两,广花八两,蛤粉四匣,胭脂十片,大赤飞金二百帖,青金二百帖,广匀胶四两,净矾四两。矾绢的胶矾在外,别管他们,你只把绢交出去叫他们矾去。这些颜色,咱们淘澄飞跌着,又顽了,又使了,包你一辈子都够使了。再要顶细绢箩四个,粗绢箩四个,担笔四支,大小乳钵四个,大粗碗二十个,五寸粗碟十个,三寸粗白碟二十个,风炉两个,沙锅大小四个,新瓷罐二口,新水桶四只,一尺长白布口袋四条,浮炭二十斤,柳木炭一斤,三屉木箱一个,实地纱一丈,生姜二两,酱半斤。”

如果不是薛宝钗说,读书人也不知道古人绘画竟然需要这么多的工具和程序。

不说《红楼梦》百科一般,只说薛宝钗缘何如此博学,让人叹为观止。她从不显山露水的学问张口就来,正是心中丘壑。

当日贾政评价蘅芜苑外头“无味”,里边“有趣”,正是宝钗之才德。

与宝钗相比,林黛玉说:“铁锅一口,锅铲一个。”宝钗道:“这作什么?”黛玉笑道:“你要生姜和酱这些作料,我替你要铁锅来,好炒颜色吃的。”固然众人又是一笑,不免不正经。宝钗也教训她说:“那粗色碟子保不住不上火烤,不拿姜汁子和酱预先抹在底子上烤过了,一经了火是要炸的。”

真是人生处处皆学问。生活中若有遇到这等事,也是可以借鉴宝钗所说,学习了。

(第四十二回)黛玉又看了一回单子,笑着拉探春悄悄的道:“你瞧瞧,画个画儿又要这些水缸箱子来了。想必他糊涂了,把他的嫁妆单子也写上了。”探春“嗳”了一声,笑个不住,说道:“宝姐姐,你还不拧他的嘴?你问问他编排你的话。”宝钗笑道:“不用问,狗嘴里还有象牙不成!”一面说,一面走上来,把黛玉按在炕上,便要拧他的脸。黛玉笑着忙央告:“好姐姐,饶了我罢!颦儿年纪小,只知说,不知道轻重,作姐姐的教导我。姐姐不饶我,还求谁去?”众人不知话内有因,都笑道:“说的好可怜见的,连我们也软了,饶了他罢。”

薛宝钗将林黛玉按在炕上要拧她的脸,这就是日后贾宝玉所谓“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

肢体接触代表亲密无间的关系。王夫人抚弄贾宝玉,薛姨妈抚弄薛宝钗,爱惜都在这肢体接触中。

林黛玉之前只有贾宝玉与她“拉拉扯扯”。如今被薛宝钗欺身近前,代表二人彻底消除隔阂,为后文“金兰契互剖金兰语”伏笔。

林黛玉和薛宝钗和解是极重要的文字。宝黛钗三人日后的结局都在这场和解中。三人之间互相友爱才是曹雪芹的笔下真谛。

日后林黛玉死而无憾,贾宝玉娶而无怨,薛宝钗弃而无悔,就是宝黛钗真正做到心心相印。一切悲剧都是造化弄人。